<rt id="ysswo"></rt>
<sup id="ysswo"></sup>
<rt id="ysswo"><optgroup id="ysswo"></optgroup></rt>
<rt id="ysswo"><center id="ysswo"></center></rt><acronym id="ysswo"></acronym>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酒家】情系那块地(散文)

绝品 【酒家】情系那块地(散文)


作者:山泉 探花,13291.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076发表时间:2019-04-04 20:34:49

【酒家】情系那块地(散文)
   牵挂已久,我必须去看看那块地。
   那是农村里常见的一块普通菜地。朝披霜花,夜沐星辰,一样的泥土,若干年的耕耘,各种蔬菜随着季节种了又收,收了又种。只有剪不断的情丝,系着父亲裸露的脊背、母亲企盼的眼神和我半生的牵挂。
   有的事远去了,却恍如眼前,有的事近在咫尺,却那么遥远。当平常事成为过往,一些经历的情景,依然会在心底卷起情感的浪花,溅湿了迷茫的双眼,搅得人心神不宁。
   逆时光回溯,在每一个时点上,也许会找到一片宁静。
   时光快得叫人惊讶。离开家乡之前,因为白天我要读书,大人们要下生产队的田地里劳作挣工分,我和父母姐姐们就每天凌晨、傍晚都忙碌在那块菜地上。为了填饱肚子,正儿八经的起早贪黑。经年累月,一家人辛苦劳作,菜地上的每一粒土,都渗入了汗水,每一个季节,种植着希望。当湿漉漉的新鲜蔬菜出现在眼前,难以言喻的喜悦冲淡了曾经的苦累。
   是呀,离开那块地,转眼近半个世纪,世间的事来来去去,身边的人不断更迭,就不知道那块地,是否还沿袭着它们原来的模样。
   村子里已经年过七旬的姐夫对我说,我父母死后,那块地原先是他家一直种着的,后来身体不好种不动了。几个侄子虽然读书不怎么好,但不安心于眼前的日子,就先后走出村子,去做小生意或谋大工程,成家立业自讨生计,就不会也不可能再回来盘泥土。姐夫说菜地不能闲着,不然就长荒草了,还得当心别人家占了去,打算租给一个外地搬来本村的人家栽种。我说只要不荒芜了就好。
   那块地在一条小箐边的斜坡上。
   这小箐不太宽却细长,它从不远处的山脚流淌而来,绵延数里。箐里大小石块在溪水雨水冲刷下胡乱垒砌,沿岸灌木刺丛密布。在上游一处低凹平坦的地方,有一座民国时期就建成的水磨坊,从山涧里流淌来的溪水终年不断,磨坊在吱吱呀呀中为一个村子的人家碾米磨面。沿小箐两边大多是陡峭的山坡,坡陡地少,是难于开垦成稻田的,不知道从哪个年代起,就成了村民们各家栽种的菜地。
   那时的菜地叫自留地,当时的田地都是归生产队集体所有。只有这菜地,是属于农户自己可以随心栽种的。
   我不知道我家的菜地是父母什么时候开垦的,从我记事之日起,为了平整好种,父母就把它改成两个平台。上台的上面是有稻田的,斜坡下靠稻田脚的地方挖了地沟,稻田中有水地沟就有水,方便浇灌。干旱的时节就没有水了,必须到下台的箐沟里挑来浇,下台浇水是不用愁的,箐沟里长年都有水流淌。
   菜地最容易出问题是在每年的雨季,不论是连续数天的濛濛细雨还是突然而来的瓢泼大雨,菜是不用浇水了,却容易引发山洪。我家的那块地虽然在小箐中段,但依然饱受灾害。上台的稻田脚一滑坡,就直接覆盖了辛苦种下的蔬菜,更严重的是已经种肥了的土壤被生土泥沙覆盖。下台的小箐洪水爆发,就直接淹没了地垄,之后靠箐边的一面总是被凭空冲掉,像一块饼被老鼠咬了一口去。
   当灾害发生后,全家人撸起袖子,在泥土中挥汗如雨的重新整治菜地。父亲带着严重的哮喘病,依然在烈日下脱下上衣,裸露出黝黑的脊背,艰难地挥动锄头镐头,一锄一镐的挖着。他实在太累的时候,就坐在地埂上抽袋旱烟,然后大声咳嗽,咳好了再继续挖。母亲身体稍好一些,就带着我或者姐姐到很远的山间,去砍杉树或者老柳树的粗枝来,在滑坡或水毁的地方打桩,年年滑坡年年如此。那些杉树和柳树桩,只要打在潮湿的地方,次年就会发出芽来,慢慢长成树丛,不像松树娇气,砍后整棵树就枯死了。
   台地之间,很自然就形成了一个斜坡,父亲舍不得浪费,就种上茶豆洋瓜。这两种瓜豆只要挖一个塘,加农家肥种上,就可以生长好几年,还能形成藤蔓护坡。冬季它们自然落叶枯藤,到次年春天就会发出嫩芽,慢慢抽成藤蔓,藤蔓抽到一定时候,就会开花慢慢长出豆荚和洋瓜。
   农村孩子,学龄前就必须帮助家里干农活,最轻巧的活就是浇菜水和扯野猪草,到上学后年龄稍大一些,就做得更多。放寒暑假或者平时读书放学回家,要做砍柴放牛种菜等杂七杂八的家务。有时候也去生产队上做工分,比如栽种庄稼时候放种子,收割时候拾麦穗稻穗之类的。大人们的工分每天是八至十分,小孩子才二分。生产队在交了国家公余粮之后,年底就按照家庭人口分基本口粮,而大部分粮食是按照工分分的,为了不挨饿,很多人即便生病了也坚持去做活挣工分。
   我读书前总是被母亲叫上,跟她去菜地里,帮她浇水或者放菜种。
   从家里到菜地那条路,是稻田间的田埂路,年年栽种前都要除草铲埂,久之田埂窄得只能容下脚丫。每次挑农家肥,也就是猪牛鸡鸭的粪便,加稻草青草沤出来的肥料去地里,都要小心翼翼,生怕不小心摔到高高的田埂下。栽种或者抢收的农忙时节,每到傍晚,母亲总叫我去浇菜水,每次走过那条田埂,我总是像过独木桥,胆战心惊的。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我想,陶渊明在庐山下种的那块地,不一定是为了生活和想吃点时鲜蔬菜,估计是为了陶冶情操后多写几首好诗,他图的是高兴是一种心境,于是他就管理不到位,草比豆苗还茂盛。我家在小箐边种植的蔬菜,却是为了生活,是菜盛草木稀,只要长出杂草来,就会被父母除去。
   我想,种庄稼和写文章是一样的吧,种庄稼要耕地平整,除草浇水培土施肥,写文章要打稿推敲不断修改。不同的是一个费力一个伤神,物质和精神,收获的喜悦应该是一样的。
   父亲总说“人哄地皮,地哄肚皮”,意思是要深耕细作,精心管理。他经常使用的那把锄头,光滑铮亮,原来粗糙的锄头把也被他手上的老茧磨得光滑,每次整好地,总要在地沟里洗得干干净净。菜地也是平整得很规矩,如同我读书后学到的长方形,那时我才知道了什么叫“天圆地方”,地里的土疙瘩也敲得细碎,方便垄沟挖塘和蔬菜生长。
   当看到父母在专心致志的耕作那块菜地时,我总感觉他们就像画家在大地上绘画,像刺绣的老妇人在锦缎上绣花,他们期望中的优美图案就是长出的各种蔬菜。
   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菜地里种的大部分是能果腹的蔬菜品种。像南瓜土豆之类的种得最多,时鲜小菜是青白菜豆角蒜苗番茄之类的。那时候没有化肥没有农膜,更没有什么大棚,种植的蔬菜季节性很强,不到季节是吃不到的。种豆角的时候,是要爬架的,我和三姐按照母亲的安排,就去山上砍架子,就是连着树枝的长枝条。每天傍晚去浇豆角水,看到一天天爬上架子的豆蔓,然后开出蓝色的花然后结果,心里就喜滋滋的。
   那个年代,生产队里按工分分配的只有不够吃半年的粮食,其他时间只有在菜地里多种菜蔬。于是老百姓们就只能按照最高指示里说的“闲时吃稀,忙时吃干,平时半干半稀,杂以番薯青菜之类”。由于粮食欠缺,菜地就成为果腹的重要食物补充,粮食不够,就无法养出猪来,那些猪养了一年多还瘦骨伶仃,猪料大部分是我们小孩子放学后去山地里田埂上找些野草野菜来喂,只有碾米磨面时候,可怜的猪才有点糠麸吃。更无可奈何是是杀年猪时候必须交食品公司一半。于是,家中一年到头做菜的猪油就少得可怜,炒菜时只能做放盐巴的干锅菜或者各种菜放在一起清煮。肉类缺乏,常年清汤寡水,母亲患上了严重的贫血病,一家人也和家里养的猪一样瘦骨伶仃。
   后来我出去读书,交几块钱的学费,一部分也是父母辛苦种菜,新鲜的舍不得吃带到街上去卖,几角几分的攒起来的。那时候卖菜跟做贼一样,要悄悄的不让人知道,因为生产队上是不允许卖的,说是资本主义尾巴,如果发现那家卖菜了,就肯定要挨批斗。当时城里也没有农贸市场,只有我们平常说的不公开悄悄交易的黑市。要卖菜时候,母亲总是傍晚先把菜摘回来清洗干净,用稻草或者秧草扎成小把,放在谷箩里,然后就半夜三更叫上我,点上松明火或点着马灯把走过坎坷的田间小路,到城里自然形成的黑市去卖。到黑市时候刚好天蒙蒙亮,那些有购粮证领工资的城里居民,刚好打着哈欠起来买菜。卖菜的人总怕有熟人看到,就三分两文匆匆卖了,回家时候如果遇到村子里的熟人,就说是去城里走亲戚去的。
   当时城里的居民也比较困难,靠母亲偶尔卖点小菜,很难攒够我读书的学费,还得自己砍柴去卖。记得读高中第一年,假期里我把家里要烧的柴火砍够后,就砍柴挑到小镇上食品公司的酒厂去卖。有一天,我和几个小伙伴刚卖了柴,拿到了几角钱,刚走出食品公司大门,母亲汗水满面的找到我,焦急地说,小乖我闯祸了。我说娘你别急,有什么慢慢说,她说刮锅时候不小心把家里的大铁锅打烂了,你爹去山地里了,被他知道可不得了,快想想办法呀。那时候,家里锅碗瓢盆坛坛罐罐,值钱的东西没有几样,架在土灶上煮饭煮猪食,烧水做菜的铁锅,一般口径是二尺四的,虽然才五块多钱,却是最值钱的家什。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向几个小伙伴借了他们卖柴的钱凑起来,说以后我卖柴有了就还他们。然后和母亲到供销社设在家庙的购销店里,重新买了口铁锅回家。
   客水千山醉,家和万事兴。普通老百姓家庭都期望家和,不和或者吵闹,还是因为吃了上顿无下顿,饱暖无限期,穷困无生路。还记得一次母亲不小心打烂了一个碗盏,下地归来的父亲骂母亲是败家子,骂到气头上,脾气暴躁的父亲随手把家里的茶壶给砸扁了,好在那是铝做的,还可以继续使用。
   一块菜地,只是生活的补充,不是几丘田,不可能种出粮食。就像一片叶子,不是一棵树,不可能结出果子。
   我工作后分到更远的山区乡镇工作,由于年轻喜欢玩爱结交朋友,才三十多块钱的工资,吃饭喝酒买书差不多还不够用,就没有一分半文寄回家。偶尔回家看到年纪渐大身体不好的父母还一直在田间地头劳作,还早出晚归的耕作在那块菜地上,我就对他们说,栽不动就别种了,生病了我又要挂着,路又远,一时三刻回不来。父亲对我说,农民不种田种地还不饿死呀。
   农村人说养儿防老,小时候父母对我总是宝贝乖乖,他们把我抚养大,节衣缩食把我供养成人,是特困的时代所限,我确实没有做到儿女该尽的责任。
   我还没有调回来父母身边,父亲就去世了,真的就没有享到半天清福,更没有吃到穿到我孝敬的多少东西。那一年,当我千辛万苦从乡下赶回来时候,父亲已经不行了。听母亲说是雨天在菜地里淋雨过多,就引发哮喘病住院,哮喘病再引发肺气肿,那时候医疗条件差,医生就叫拉回来。父亲走后,偌大一个家,从此就剩下母亲一个人,依然在老家耕作着那块菜地,养猪养鸡。我回家的时候,总是和母亲多在几天,像小时候一样,和她一起挖地种菜浇水施肥。
   老娘一个人在家,每天依门翘望着远处的山路,企盼我回家来。村子里的人对她说,你孩子会读书就出去当干部了,你又不去和他生活,你一个人在家比我们还可怜呢。这时候,母亲就说我孩子很孝顺,经常寄钱回来呢,其实我真的没有钱寄回去。几年后,我总算调回县上,就对母亲说来和我一起生活,起先她死活不来,说一个人习惯了,她离开了,没有人看家,更没有人种那块菜地。她种包谷种杂菜养猪养鸡,说我们逢年过节回家要杀吃呢。如此又是几年,直到我有了孩子,她为了照顾孙女,才不得不离开她生活一辈子的乡村,离开她的菜地。
   娘去世的那年,从医院回到老家,躺在堂屋的临时床铺上(按照当地风俗,不行的老人要搬到堂屋的),脚上还打着吊针,在弥留之际口齿不清的吩咐姐和我说,乖乖,要好好种那块菜地呢哦,不要被人家占去,那就可惜了。
   一转眼,父母离去多年了,当年意气风发的我也直奔花甲。
   人生是有很多心愿的,有的实现了有的却无法了却。小城里日渐灯红酒绿,当年的多少乡下人“农转城”后,好像就真的成了城里人。一家人高高兴兴地生活在火柴盒式的高楼里,因为是他们打工苦累来的成果,他们很自豪地了却几了辈人的心愿。而我必须得回乡下去了,因为我离那块土地越来越近,更因为那是我的根,那里有我父母时时刻刻的呼唤。
   是的,必须去看看那块地。
   曾经熟悉的小路变成了水泥车道或土车道,周围盖起了很多现代而气派的小楼,它们风格各异却一样的外表豪华。进出小楼的人我大多不认识了,就像他们家门前,那只拴着铁链子的柴狗一直吠我不认识我一样。我认识的是他们的父辈祖辈或者和我一辈的,新老更替,时光带走了那些老人,美丽乡村建设带走了贫穷落后。
   找到那块地的时候,是夏季的一个傍晚。夕阳从云层里挣出几束余晖,斜斜的照在长满荒草的菜地上,微风徐徐吹来,没有撩起我的白发,却让齐腰深的蒿草轻轻摇曳,它们仿佛在向我倾诉着什么。我就奇怪,只要有土地,不论贫瘠还是肥沃,干旱还是雨顺,就阻止不了野草的疯狂生长。
   我想,人和这野草一样,只要脚踏大地,一步步辛苦努力,总会挣出自己的一番天地。
   那块地的上台,已经被稻田斜坡上不知道是谁家在什么时候种的一大丛竹子所覆盖,几支长长伸出的竹枝弯下腰来,一边向我点头一边轻抚地上的蒿草。那条曾经溪水不断的小箐已经干涸了,箐里的石头不知道去了哪儿,也许成为人们盖房铺路的基石了。最奇怪的是小箐上游那座古老的水磨坊也不见了,只留下沙土石块胡乱堆砌的遗址,那硕大的石块雕成的磨盘磨槽露出泥沙一角,沿岸的灌木刺丛已经变成蒿草。下台那块地沿箐边,那些曾经碧绿的杉树柳树丛也不见了,只留下枯死的树桩伫立在箐边。
   轻轻的摁倒身边的一丛蒿草,我坐在曾经种过茶豆洋瓜的地埂上,看天边的夕阳渐渐消失在沉降起伏的群山轮廓之间,看不远处原来的稻田已经建起四层楼的教学大楼,每一层楼的窗户都透出通明的灯火,耳畔偶尔还传来朗朗读书声。再近处就是村子,临近菜地的几幢楼房,一样灯火通明,电视播音声小孩嬉闹声喝酒喧嚣声杂乱无章。
   凉风习习,拂过我的面颊。依稀感觉母亲停下手中的农具,抹了一把汗,很亲切的对我说,乖,你回来了呀,你看这些菜蔬长得旺盛可爱,一会儿摘些带回去吧。
   脚下的土地一言不发,远近的草丛中响起的虫鸣蛙啼声,抑扬顿挫,赏心悦耳。
  

共 537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情感凝重、饱含深情的散文。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深藏的地方,藏着一些不轻易表达的情感,藏着一些不敢轻易回忆的往事,但总会在一些适当的时候,情感奔腾而出,宣泄在记忆里。那些总能触动内心深处的东西,或者只是一口井,一片地,一个小山头,或者都会成为一生永恒的记忆,承载着一些梦想或者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不经意间,我们会去回忆,那些远去的人或者事,在历史的长河里我们如此渺小,斗转星移间我们如一粒沙尘不堪一击,时光改变了太多东西。但我们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却无法改变,直到我们老去的那一天……一篇让人思绪万千的散文,让人共鸣,深深触动,并且感动。推荐。【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4050006】【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5123第0056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9-04-04 20:35:59
  一篇触动心灵的散文,让我想了太多往事。
   山泉君的文, 总是如此感动。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1 楼        文友:山泉        2019-04-07 10:44:27
  老弟辛苦了,谢谢精心编按!
   那些曾经的日子早已远去,可印刻在心底的眷恋,却无意中涌上心头,只有细碎的文字,才释放了一种相思。
2 楼        文友:阿泥的村落        2019-04-05 16:57:07
  老师的作品,充满了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悠悠的情绪,读它,是一种享受,就像坐在寨子人家的门坎前,吸着浓浓的水烟,淡淡地吐出,在山里看着更远的山里……
原创首发 以文会友
回复2 楼        文友:山泉        2019-04-07 10:46:01
  人生,仿佛就是一种轮回,从山里走出来,最终还是回山里去。
   问好阿泥文友,谢谢一直以来的关注!
3 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9-04-05 23:16:27
  一块地,与其说的是一块地,莫如说在阐述亲情,在怀念父母。看完后,深受震动,心里酸涩。
江山评论部,联系江山与文友的桥梁,欢迎您加入。QQ号:263593961.非诚勿扰。
回复3 楼        文友:山泉        2019-04-07 10:48:21
  又是一年清明,思亲思乡的情怀,始终徘徊在心头。
   问好西鋂铃铂老师!
4 楼        文友:晋忻李        2019-04-06 18:59:04
  岁月蹉跎,父母只留在记忆中。久违了诸位!问大家好!小人鱼还来吗?
晋忻李
回复4 楼        文友:山泉        2019-04-07 10:51:22
  晋忻李老师久违了,向你问好!
   江山的老文友们大部分都在,估计俗事繁重,很多人忙于生计。
   小鱼诗人还在,一直关注酒家和老朋友们。
   老师抽空多来酒家坐坐……
5 楼        文友:柳约        2019-04-06 23:37:11
  一片情怀无处说,仿佛飘零后的叶落归根。逝者如斯,青山依旧,是不忍说,是不敢说,是不必说。
用手儿接过梨花盏。
回复5 楼        文友:山泉        2019-04-07 10:53:48
  流逝的很多事物,当时真的很不在意,但年龄逐渐增长,一些停留的,总会不经意涌上心头。
   问好才子老弟!
6 楼        文友:冰恋金松        2019-04-09 06:04:58
  不需要太多的装饰,不需要夸夸其谈,真情实感的美文,总是让读者想起许多往事,总是读着读着走进自己的心里,一种对土地的深情,对父母的眷恋,对家人的牵挂,生活虽有困苦,但那些过往是永远记着的,许多回忆也是甜蜜的,这就是文字的魅力。问好作者。
回复6 楼        文友:山泉        2019-04-10 09:08:17
  谢谢金松文友真情留评,遥祝平安!
7 楼        文友:回味        2019-04-09 20:11:08
  读着读着,想起了太多的回忆。山泉老师牵挂的是一块地,而我的心中念着那个充满欢乐的外公的老屋。可此时,房已拆,人已走,内心只剩一片荒芜。
   问好,山泉兄!
回味
回复7 楼        文友:山泉        2019-04-10 09:10:30
  一些陈年的老景,像一个发黄的故事,在不经意间,总是勾起人的回忆。
   问好回味!
8 楼        文友:浪漫心旅        2019-05-07 18:39:24
  一份追忆,一份情思,一份不舍,一份感叹,一如深山幽谷中叮叮咚呼的泉声,扣人心弦,撼人魂魄,引人沉思。一段岁月的底色,一代人历经的坎坷,娓娓道来,苦中有甜,苦中有乐。阅历这部大书,回味无穷。问好山泉老师!
喜欢用文字复制生命足迹,喜欢陶醉于浪漫心路,喜欢在与文友分享多彩岁月。
回复8 楼        文友:山泉        2019-05-20 08:59:42
  谢谢文友真情留评!
   有空来酒家坐坐……
9 楼        文友:故事中人        2019-05-17 22:40:22
  再读,又是一番滋味。
   忽地想起少时,几乎从未吃饱过。稍微长大,快十岁了,才能一个月吃一次肉。红薯总是主题,一日三餐都是。
   现在我是见着红薯就不舒服,舀饭时总是拨在旁边,不看一眼。
   那些岁月,无法忘却。
   又伤感了,哎。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回复9 楼        文友:山泉        2019-05-20 08:57:57
  今昔对比,真的想不到生活会过到如此舒适的地步,当年想读不敢想的事情,吃饱穿暖,已经不在话下。
   人年纪大了的标志,就是老往后看,于是,文章就总成这样了……
   问好老弟!
10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9-05-23 16:22:17
  一块菜地,洇润着父亲的汗水,种植着母亲的期盼,隽永成一篇撼人心灵的文字,弥散着泥土的气息,负载起血脉相连、浓化不开的亲情,寄托了远游赤子剪不断理还乱的悠悠乡愁。唯美深情的散文力作,撩拨起远游赤子思乡念亲的情愫。力荐赏析。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福彩25选5客户端下载_吉林11选5怎么玩-中国体育彩票是什么意思 欧阳娜娜| 考辛斯韧带撕裂| 梁静茹被曝婚变| 山东悬赏缉捕逃犯| 日本移出白名单| 刘亦菲| 亲爱的热爱的| 香港警队男足夺冠| 天下第九| 许魏洲|
欧阳娜娜| 考辛斯韧带撕裂| 梁静茹被曝婚变| 山东悬赏缉捕逃犯| 日本移出白名单| 刘亦菲| 亲爱的热爱的| 香港警队男足夺冠| 天下第九| 许魏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