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ysswo"></rt>
<sup id="ysswo"></sup>
<rt id="ysswo"><optgroup id="ysswo"></optgroup></rt>
<rt id="ysswo"><center id="ysswo"></center></rt><acronym id="ysswo"></acronym>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绿野荒踪 >> 短篇 >> 情感小说 >> 【绿野】白月亮(情感小说)

绝品 【绿野】白月亮(情感小说)


作者:一渔夫 探花,14029.7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174发表时间:2019-05-12 19:22:49

【绿野】白月亮(情感小说)
   1
   白月亮,雪梅从没注意到月亮还会是白色的,而且下半晌已经悬挂半空了。
   那是康德四年腊月,也是一年中最寒冷的日子,卧虎力山一带连续下了三天三夜大雪。到了第四天,纷纷扬扬的大雪终于停下了,她才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没膝深的积雪里,一路朝家走去。
   那场大雪说是停下了,可没有真正晴起来,灰蒙蒙的半空中漂浮一层说雾不雾,说霾不霾物质,里面还掺杂着许多小冰晶,一闪一闪。路上积雪太深,雪梅走上几步,就得停下喘口气,把头巾外一缕头发和眼眉都染白了。这样走下去,恐怕太阳落山也回不到家里。
   这时,她才注意一直没看见空中的太阳,不知道究竟什么时辰了?抬头在天上看了看,方看到偏西的日头,像张白纸剪成的圆,贴在灰蒙蒙天幕上。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呢,已经开始偏西了。当她看见太阳时,蓦然发现距离不远的地方还挂着个大半个月亮——白月亮。
   雪梅惊呆地看着白月亮,半天没动地方。二十一岁的雪梅,无数次看见过月亮,都是金黄或金红的月亮,傍晚或夜里悄悄出现在天边或半空上。想不到刚刚下半晌,月亮已经升到了半空,而且也似一张白纸剪成的太阳,是多半个白月亮。
   这次回娘家,男人刘老贵倒是没横七竖八阻拦,只说年跟前得出一趟门,到双龙镇去办点事,要她住上几天赶紧回来看家。她当时并没说什么,只是点头答应。但心里在暗暗地想,啥正经事呀?不过是屯子里的土财主,好好种地得了,挖空心思弄个破屯长有啥意思呢?心里再不高兴,也没办法,还得赶紧往家里赶,谁让是人家的老婆呢?
   嫁给刘老贵已经三年了,从没喜欢过那个老男人,更别说什么爱不爱了!那年她已经十八了,已经到了出嫁年龄,而刘老贵新死了老婆,家境殷实,不但有房子有地,还有大车和骡马,媒婆盘腿在她家炕头坐了不到一个时辰,磕半地旱烟灰,吐了半地唾沫,在媒婆三寸不烂之舌一番鼓噪下,把那桩婚姻说成了。那时婚姻不谈感情,俩人之间也没啥话,只是凑合到一块对付日子。只有快到年跟前,才能回娘家和母亲唠上几句心里话。可这次回到娘家第二天傍晚,眼看着天阴了下来,随着西北风漫卷着鹅毛大的雪花漫天飞舞,下了三天三夜才停下。
   天刚放晴,不敢在娘家多耽搁,赶紧往家里赶,拔插在厚厚的雪地上,身后留下一串长长脚印。从娘家李家屯到她家靠山屯,不过十几里地,要是放在平时,最多一个时辰就到了。可如今路上积雪太深,走了半晌午,还没赶出一半。她一边往前走,一边还在想着天上的太阳和月亮。
   曾听人说过,要是一个男人和女人一起看见天上的太阳和月亮,会白头偕老,幸福一生。原来她并不相信这句话:白天才有太阳,月亮出在晚上,哪能同时出现天上呢?想不到在这个下午,居然看见了同时出现天上的太阳和月亮。站在冬天旷野上,呆呆地看着天空上的白月亮和太阳,也不知道太阳是谁,自己是不是那大半个白月亮呢?
   想到这儿,她不由得朝周围看了一眼。刚刚大雪过后,天又没晴起来,那些庄稼人都躲在家里猫冬呢,别说人呀,路上连个鬼影都看不见,能和哪个男人幸福一生,白头偕老呢?想到这儿,觉得脸面发烧,暗暗地责骂自己:都嫁了汉子,还想那些乱七八槽的事,真不知害羞!
   说是不该瞎想,可能不胡思乱想吗?出嫁那年,还是个十八岁的大姑娘,现在也不过二十刚出头,凭啥嫁个比她大了二十岁的老男人?而且刘老贵还死过一房老婆,她不过是人家的填房。不是家里穷,由爹娘做主,哪能嫁给刘老贵呢!
   出嫁前,她和屯子西头的李老疙瘩相好过。不过他们心里都清楚,那是他们间的事,是青年男女的儿女私情,最后肯定算不得数,自己当不了那个家。尽管如今已经嫁人了,她还是无法把李老疙瘩彻底忘记了。
   李老疙瘩是个紫红色脸膛的小伙子,长得很结实,也很讨她的喜欢。出嫁那天的夜里,李老疙瘩也离开了李家屯,往后再没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有人说他上山当了胡子,也有人说在山里伐木或淘金。从她出嫁后,再没见过李老疙瘩,更不知道如今他过得怎么样。
   这时,听见周围异常安静,静得有点可怕,连风声都停下了,四周一点声音听不见,似乎正在酝酿一场阴谋,又让人猜不透,惴惴不安。
   突然间,在那寂静中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开始很远,也很轻,若有若无。随着声音在一步步逼近,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猛,凄厉地吼叫。似无数只野狼在旷野里长嚎,又像野马群在万蹄奔腾,天色骤然暗下来,眼看着狂风漫卷着雪面子从西北方向卷上来,触天接地,呼啸着越过路西那里的树林子,随后一头扎下来,恶狠狠地朝她扑了上来,刮得雪梅连续朝后趔趄了几步。
   “大烟泡”在冬天的旷野里满世界地张扬,撒着泼,打着滚,扬起一把把雪面子扑打在她的身上,脸上,一时连眼睛都睁不开了。随着那场暴风雪越刮越大,越来越猛,天色骤然暗下来,满世界除了怒吼风声,就是奔腾的雪雾,连空中的白月亮和白太阳也被突如其来的“大烟泡”刮得愈加惨白了,好像两张冻僵的脸,冷冰冰,硬邦邦,没有了丁点血色,白得瘆人,白得恐怖,彻底消失在了弥漫的暴风雪中。
   她从没经历过这样大,这样凶猛的“大烟泡”,侧着身子躲避着狂风,在暴风雪中挣扎着朝前挪动着脚步。可是那场暴风雪刮得太猛了,雪梅终于抵挡不住了,随着一股更加猛烈的暴风雪扑了上来,刮得她朝后退了几步,一头栽倒雪地上,很快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记得临倒下前,似乎看见个人骑了一匹枣红马朝这边跑来……
  
   2
   一张马爬犁从风雪弥漫的黄昏中跑出来,在白雪皑皑的关东大地上奔跑,“嘚嘚”的马蹄声在暮色中传出很远,很远……
   马爬犁上坐着一位穿件白板老羊皮袄,头上戴顶貉皮帽子,脚上穿了双牛皮靰鞡的年逾五旬老人,不时摇晃几下抱在怀里的大鞭子,吆喝在前面拉爬犁的枣红马。在那暮色苍茫中,突然发现路边站了个年轻人,随口把枣红马喊住:“吁!——去哪儿,小伙子?”
   年轻人朝前走了两步,恭敬地说:“准备到孟五爷家串门,半道上迷路了。”
   爬犁上的老人打量那人一眼,问他:“去孟五爷家,是他的什么人吗?”
   年轻人说:“我是他家的姑爷。”
   “姑爷?……”老人再次瞥了年轻人一眼,稍微迟疑了片刻才说,“正好,我打孟家附近经过,上爬犁吧!”
   看着小伙子在爬犁上坐下,老人才摇晃下鞭子,响亮地大喝一声:“驾!”停下的爬犁再次起步了,嘚嘚嘚地朝风雪迷茫的远方跑去。直到天色黑下来,那张马爬犁才拐进一座大院子。
   那是用小碗口粗,剥掉树皮的柞木围起院落,里面是一栋五间坐北朝南正房,两头各有一趟厢房。听见马爬犁进院声,有两个伙计从东厢房里迎出来。赶爬犁的老人跳下来,吩咐卸马的伙计说:“把马牵进厩里,赶紧杀鸡,新姑爷上门了。”
   “哪里来的姑爷,孟五爷?”其中一个伙计奇怪地问。
   那个被人喊孟五爷的老人笑了笑说:“不是站在你们的眼前嘛!”
   小伙子一愣,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老人正是孟五爷,赶紧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地说:“孟五爷,小的实在不知,冒充您老人家的姑爷了,在这儿赔礼了。”
   看年轻人一副不卑不亢模样,孟五爷似乎有点喜欢上他了。不过,他仍旧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说:“胆敢冒充我的姑爷,你小子胆子也太大了点!今天也就是碰到了我,要是换个主儿,你的那条小命恐怕早就交代了。”说罢,他从爬犁上抽出一杆猎枪,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问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找我究竟有何贵干?”
   年轻人说:“我的大号叫李泽恺,别人都喊我李老疙瘩。今天前来拜访孟五爷,有一份大礼想送给您老人家呢!”
   “有份重礼想要送给我?好,咱们进到屋里说。”说罢,孟五爷引李老疙瘩走进了正屋,把手里那杆猎枪放在桌上,随后在一把太师椅上坐下,才问:“不知道你想给我送一件什么礼物呢?拿出来看看。”
   李老疙瘩说:“那件礼物暂时还无法带来,还得麻烦老人家亲自走上一趟。”
   孟五爷哈哈大笑地说:“还从没听说过有这种事呢!送人家礼物,还得让人家亲自去拿?好吧,就依了你。小伙子,你也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您老人家可知道后山那座金矿吗?”
   “知道怎样,不知道又如何呢?”孟五爷斜楞眼睛瞅着李老疙瘩问。
   李老疙瘩说:“何不干一把?”
   “想抢金子?”孟五爷略微沉思了片刻,突然问道,“你知道那金矿是什么人开的吗?”
   “小日本。怎么了?”
   “来人呀,把这个小子给我绑起来!”孟五爷朝着门外突然大喝了一声。他的话音刚落,立刻从外面冲进来几个彪形大汉,如狼似虎地扑上来,不由分说,上前把李老疙瘩五花大绑地捆起来。孟五爷这才走到李老疙瘩的跟前:“说吧,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李老疙瘩笑了笑说:“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问的?要杀要砍,随孟五爷的便了,任凭您老人家处置。”
   “好小子,没吓尿了裤子,还有那么点骨气!既然你不想说,我也懒得再问。好吧,今天随了你的心愿。”孟五爷嘿嘿冷笑了两声,眼睛一直盯着对面的李老疙瘩,而嘴上则吩咐身边的几个伙计说,“套上马爬犁,把这小子拉到江边,塞冰窟窿算了!”
   那几个伙计架起李老疙瘩朝外走,眼看把人快带到门口了,还听不见他在求饶,孟五爷终于沉不住气了,问了句:“你小子眼看就死到临头了,难道不想留下几句话吗?”
   “男子汉大丈夫死则死,活则活,哪来那么多啰嗦!哼,早死早托生,再过二十多年,又是一条好汉!只可惜您老人家了……”
   听李老疙瘩的话里有话,孟五爷在那里嘿嘿地冷笑道:“我孟五爷活到五十多岁了,有啥可惜的?”
   “在山里的时候,听说过孟五爷是条好汉,仗义疏财,才特意前来投奔,没想到却碰到一个胆小鬼……”
   “好小子,你敢骂我?!”没等李老疙瘩把话说完,孟五爷从桌上操起那杆猎枪,撅开枪管,把颗子弹放进了枪膛,随手顶在李老疙瘩的胸前。看那娴熟动作,一眼看出是个常玩枪的主。看看没把李老疙瘩吓唬住,孟五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松绑,把这小子松开!想不到,这个小子还真有点尿性!好,杀鸡摆席,给李老疙瘩接风压惊!”
  
   3
   一觉醒来,雪梅才发现躺在热炕上。刚刚睡醒,迷迷糊糊的以为在家里,翻个身,想躺得舒服一点,接着睡。但她马上意识到,这里并不是她的家里,是个完全陌生地方。身上也不是棉被,而是件羊皮大氅,除了一股浓重旱烟味外,还有男人的体味儿,吓得她一个激灵,赶紧坐起来,本能地在身上摸一遍——还好,衣服还穿在身上,不像被人动过,砰砰乱跳的心才渐渐安稳下来。
   屋里一片黑咕隆咚,什么都看不见,更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在炕上仔细听了听,不像有人在身边,只有一个人在烧得滚热炕上。炕灶里似乎还在烧火,不仅听见燃烧的劈柴发出“噼啪”炸裂声,对面墙根还映着红红的火光,在不停地跳动,忽明忽暗。灶口似乎还煮着什么东西,“咕噜咕噜”直响,散发出一股怪怪气味儿。
   睡了一觉,已经彻底暖和过来,浑身阵阵燥热,口干得厉害。两只脚又疼又痒,刺挠得钻心,才让她再次想起回家路上曾遭遇过“大烟泡”。那场暴风雪刮得太大了,被刮得连续退了好几步,摔倒在雪窠子里。莫非在她临倒下前,看见的那个骑着枣红马的人并不是幻觉,确实有个人朝她跑过来,还救她一命,来到这间地窨子?
   这会儿,她已经确认坐在地窨子的热炕上。暖暖的屋子四周都没有窗户,只有一扇门射进来一丝光亮。那个救她的是什么人,猎户还是路过的生意人?快要过年了,那些庄稼人都躲在家里猫冬,只有这两种人还在外面奔波。当她正在胡思乱想时,随着“吱嘎”的开门声,一道光亮从外面射进来,有个人走进来。
   看见有人从外面进来,而且还是个男人,雪梅刚刚放下的心再次提起来,睁大了眼睛,紧张地注视进来的那个汉子——尽管那人救她一命,可他们一对孤男寡女,又是在地窨子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那个爷们进屋后,好像不知道屋里有人一样,没过来看她一眼,随手划着根火柴,把一盏放在土台上的小油灯点亮,亮起昏黄的灯光。借油灯光才注意到:那里站个五尺多高、虎背熊腰汉子。当那人端着油灯转过身来,雪梅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跳得更加厉害了,“砰砰砰”,几乎从她胸膛里蹦出来。她下意识地把手放在胸口上,禁不住叫出声来:“是你!”
   那人显然早已经认出了她,并没有表现出再次见面的惊喜,好似第一次相见,随口说:“睡醒了?”
   她轻轻地说:“睡醒了。谢谢你,救了我!”
   这会儿才知道,什么叫冤家路窄了。在那空旷无人的旷野上,不仅看见了白太阳和白月亮,分别三年的他们再次遇到一起,他而且还救她一命。难道一切都是命运使然?直到这一刻,似乎才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一再不顾刘老贵的反对,每年都要回娘家几次。原来她从没把李老疙瘩放下呀,心里一直都在牵挂他,希望能在娘家那里打听到他的消息。此刻,她再次见到久别的李老疙瘩,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坐在烧得滚热炕上,默默注视地上站着的李老疙瘩,心里像揣了只小兔,扑腾扑腾跳个不停。

共 29513 字 7 页 首页1234...7
转到
【编者按】语言简洁明了,故事曲折连环,结构完整妥帖,描摹细腻动人。这篇小说把抗日民族英雄李老疙瘩之形象刻画得形象生动,入木三分,昭然眼前。在平凡入俗的爱情中,处处弥显人性的伟大和卑劣。一个男人和女人一起看见天上的太阳和月亮,会白头偕老,幸福一生。她并不相信这句话:白天才有太阳,月亮出在晚上,哪能同时出现天上?想不到在这个下午,居然看见了同时出现天上的太阳和月亮。站在冬天旷野上,呆呆地看着天空上的白月亮和太阳,也不知道太阳是谁,自己是不是那大半个白月亮呢?那些日伪军杀害了老疙瘩后,从李家屯撤走了。那些家伙离开后,当地老百姓来到了李老疙瘩的蒙难处,默默地从李老疙瘩身边缓缓走过,瞻仰为国惨遭杀害的民族英雄。当他们看见李老疙瘩身上染满紫黑斑斑血迹,无不生声泪俱下,悲痛万分,把他的遗体埋在屯子南面。东北光复以后,为他重新修建了一座坟墓,还立起一块石碑,并且从双龙镇请了一位老秀才撰写一副挽联:率孤军奇袭倭寇,松江竟无情,波涛不尽英雄泪;摧敌锋而寒敌胆,林涛今再捷,千古长留英烈名。情节设置趣味横生,英雄气概荡气回肠,令国民同仇敌忾,爱国情愫情怀油然而生,文章融文学性、趣味性、娱乐性、教育性为一体。佳作推荐发表,问好作者,感谢赐稿绿野文学社团,祝福创作愉快,佳作不断。【编辑林科】【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5140007】【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201905120第0054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心契相依        2019-05-12 20:24:51
  给你点赞,祝创作愉快佳作连连!
2 楼        文友:一渔夫        2019-05-13 17:49:22
  谢谢林科编辑!一共写了三篇反映民国时期东北女人的小说:红月亮、蓝月亮和白月亮,希望好好品论一下三部中篇小说。起个什么题目好呢?
3 楼        文友:一渔夫        2019-05-13 17:51:13
  谢谢:心契相依
4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9-05-17 08:18:54
  多年未见,久违了!刚关注了公众号就看到老朋友的新作,先问个好,静心品读文字!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5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9-05-23 16:16:22
  一篇富有传奇色彩的短篇力作,以白月亮为主线,明暗交织,双线并进,追溯李老疙瘩从一介草民成长为抗日英雄的心路历程,谱写了一曲东北抗日将士众志成城敌御外侮的英雄赞歌。故事情节迭宕起伏,扣人心弦,场景描写细腻逼真,生灵活现。人物形象血肉丰满,生动传神。力荐赏析。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福彩25选5客户端下载_吉林11选5怎么玩-中国体育彩票是什么意思 深圳600架无人机| 刘亦菲| 全职高手| 周杰伦| 许家印| 血战钢锯岭| 美22州起诉特朗普| 天下第九| 乐视网| 侮辱国旗暴徒被捕|
深圳600架无人机| 刘亦菲| 全职高手| 周杰伦| 许家印| 血战钢锯岭| 美22州起诉特朗普| 天下第九| 乐视网| 侮辱国旗暴徒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