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ysswo"></rt>
<sup id="ysswo"></sup>
<rt id="ysswo"><optgroup id="ysswo"></optgroup></rt>
<rt id="ysswo"><center id="ysswo"></center></rt><acronym id="ysswo"></acronym>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菊韵】西行漫记——火车篇(散文)

精品 【菊韵】西行漫记——火车篇(散文)


作者:邱籽 举人,3468.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27发表时间:2019-05-23 19:36:34

【菊韵】西行漫记——火车篇(散文)
   1
   向西而行。
   西部有高原,这一次要一直向西。
   坐的是火车!k624,绿皮的,我一直喜欢的颜色。老老的,旧旧的,像一个热爱回忆的人,走动的时候,身体喜欢一左一右地摇晃。与风驰电掣的动车相比,这样的火车有点慢。但,慢就慢一点吧。我想要的,不是一个目的地,而是过程和路途。那么多的风景,需要看一看,甚至要做短暂停留。
   中秋节刚过,一场微雨让铁路两边的草木,闪烁出湿润的光芒。栾树已从浓绿的树巅,擎举起一串串苍红。这些奇异的果实让秋的内涵,多了一种独特的形式。
   在我看来,秋天就应该远行。
   此处太熟悉,也太逼仄,内心深处那些长翅膀的东西,已经受困太久,太需要远天远地。现在,随着旅程的展开,我似乎听到了山河扑腾而来的声音……
  
   2
   这次西行的行程,分为三部分。
   先是从武昌坐火车抵达西宁站,接着转乘坐长途汽车到玉树和陈浩汇合,然后从玉树自驾去拉萨,沿途游玩玉树、囊谦、类乌齐、昌都、波密、鲁朗,还有林芝。在拉萨停留三天后,去当雄纳木错,最后到那曲。
   我把其概括为:火车游,长途汽车游,和自驾游。
   此次行程的笔记,也将相应地分为三部分,分别是火车篇,长途汽车篇,以及自驾篇。
   其中自驾游部分前后历时11天。这也是最让人期待的11天!高原,高山,雪峰,冰川,湖泊,江河源头,寺庙和古堡,这神往已久的景色都将被我们一一看到。老郑将这一次行程,概括为“壮年壮游”。其间,到底有多少意外的惊喜?真的无法预料。
   自驾游的行程全部由陈浩拟定,完全不由我和老郑操心。
   陈浩,我习惯称他为浩子。外形粗犷蛮豪,但做事粗中有细,极具计划性。而我和他相反,看似细线条,但做事散漫随意,喜欢跟着感觉走。
   早在动身前两天,浩子就将青藏高原游的行程方案,通过微信发送给了我和老郑。具体时间安排,走什么线路,看什么景点,在哪里住宿,都一一列出,清清楚楚。甚至,包括氧气袋的准备。呵呵,该操的心,都让浩子给操了。在西藏挂职两年的两年时间,已让他成为一个“西藏通”。
   不必担心迷路,不必担心天气,不必担心吃饭,也不必担心住宿!
   如此强大的保障!我们大可放下心来,准备好心情,积攒好体力,饱览“在路上”的美景。
  
   3
   车停云梦。
   我在想,火车站,对于一个地方或城市,到底意味着什么?守望,或者眺望?送别,或者迎候?
   水泥色的站台,空空荡荡,上车的和下车的人不多。但火车依旧静静等待,不动声色,一点也不急躁。它在自己的时刻表里,有自己的计划和顺序。
   尽管云梦这个地方,我来过多次,但坐火车路过还是第一次。在火车的周围,一个县城,被简化了,成为一个地名,一个站台,几条铁路,以及几个形色匆匆的归人或离人。云和梦,那么多丰富和柔软的东西,看不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心里为它感到委屈。我有点怀念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的老站台。很小,很旧,甚至有点残破。远行的人回来的人和送别的人迎接的人,混杂在一起,乱糟糟的,但伤感和喜悦很具体,带着有人群特有的氤氲。
   我记得,那时的火车即使离开很久了,仍有人滞留在站台上,朝着模糊的影子不停挥手。至于叫卖本地特色小吃的小贩,则一直在站台上晃荡,他们把列车来去的时间记得清清楚楚。
   我喜欢那些小吃的味道,也喜欢听那些叫卖的声音,总觉得那是属于一个地方最生动的一部分。既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
   而现在的站台,大了,新了,气派了,却孤单了,孤独了。上车的人和下车的人,他们的影子显得有点落寞。而离别的伤感和回来的喜悦,少了现场的呼应和抚慰!因为送别的人和迎接的人,都被隔离在现场之外!
   我怀念着过往的事物!时代的速度越快,越忍不住去想。
  
   4
   两罐啤酒,我和同行的老郑从安陆喝到了襄阳。
   两个人边喝边聊,一不小心就聊了两百公里。下酒的菜很简单,只有卤鸭和油炸花生米。
   哦,还有几个卤鸡蛋。老郑接着我的话头的话补充说:还有车窗外的微雨,和微雨里一望无边的风景。老郑是一个外表严谨而内心生动的人,常在不经意之中说出一些让人神清气爽的句子。
   感觉好多年,没有这样喝酒了!
   飞机上不准,也无必要,时间太短。动车上不能,似乎没有自己想要的氛围。只有绿皮火车,才可以这样从容。二十多个小时的时光,酒可以喝得很慢,话题可以聊得很长。
   火车走火车的路,我们喝我们的酒。
   火车和人,各做各的事情,互不打扰。我们不会因为路途的漫长而烦闷,火车也不会因为我们的酒而微醺。
   话题是随兴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沿途掠过的风景,会参与进来,成为言语的一部分。
   说到了我。老郑说,你是一个怀旧的人。笑!我说,可能我有一个老灵魂。老的有点迟疑,有点残破。和老火车一样,不能提速,只能慢慢减速……
   说到了这次西行。我说,必须要有这么一次,一个情结,一个精神老帐,一定要了结。否则,亏欠越来越大。老郑说,西部是属于形而上的,高海拔的地方总有高海拔的信仰。
   说到了沿途所见的村庄城镇。太相似了,好像所有的房子都是一个面孔,一样的表情!平庸,艳俗,雷同,没有地域特征,没有精神个性。很奇怪,这么多的地方,这么多的人,怎么会不约而同地选择如此相同的模式。难道是谁下达了一道平庸的指令?
   说到诗歌。老郑说,诗歌是对庸常的不满,是对固有模式的突破和突围。我说,诗歌不能止步于原地,必须在遥远处寻找更深刻的陌生。诗歌可以凝视平常事物,但需要精神的撑杆跳跃。这样的跳跃是一种超越,起点于实地,但必须在高处触摸神思或者“神明”……
   两罐啤酒喝完,我感觉车身摇晃的幅度加大了。
   我说,我们喝酒,却让火车醉酒!
  
   5
   有时,火车是我的。
   有时,火车是“我们的”。
   属于我一个人的火车,寂静,自足,独立,且沉溺。我可以什么都想,什么都看,也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看。这是一种自由自在的状态,灵魂如同车窗外面的雾气,在旷野上不停弥漫。
   属于“我们”的火车,拥挤,斑驳,丰富,甚至有点喧闹。这是一个小小的社会,一个浓缩的世界。
   我所在包厢里,共有六个人。除了老郑,其余的都是陌生的口音,陌生的面孔。但火车,总能够让将陌生人之间的距离拉得如此遥远又如此切近。
   想心事时,各想各的,每个人都属于他们自己。
   议论风景和抵达的站点时,六个人会陆陆续续地加入到一个共同的话题中来,每个人会拿出一部分和别人发生重叠,从而抵挡路途的漫长和与寂寞。
   在心里,我把这些重叠和熟悉叫做“我们”。
   二十多个小时的车程,太漫长了。大家需要这样的一个“我们”。
   遭遇陌生,尝试着消除陌生,或者分享陌生带来的乐趣,这都是旅行魅力的一部分。
   尽管有太多拘束和戒备,但都还是试着去消解。
   于是,来自天南海北的逸闻趣事,各自乘车的因由,慢慢成为话题,成为无聊时间中的“小点心”
   对面中下两铺的是一对年轻的夫妻,他们此行去的是兰州,为的也是看风景。我下铺的湖南人,此行是为了回家看老婆和孩子。上铺的那位,到西宁出差。
   我们之间的话题,零散而随兴。大多数的时候,是沉默。沉默在各自的内心里,也沉默在对车窗外面风景的注视里。
   在车上,一切的沉默都理所当然,一切的独处都毫不怪异。
   我和老郑也是。
   甚至,连我床铺上的白色被子也是如此。它一直以方块的形状沉默着,似乎在等待我打开,似乎根本就没有等待,就那样在中铺上“在着”。沿途变幻的光线,透过窗户射进来,白色显得更白,干净显得更加干净。
   一切太像秋天。包括天空,包括沿途风景,包括我空旷的内心。
   一切都在未知里,等待,抵达,路过,放弃。然后,重复。
  
   6
   火车正在穿越一场微雨。
   其实,雨落下的时候都是直线,但由于火车经过,就变成了弯曲的弧线。我知道,这是火车惊扰了雨。但雨,因为这样的惊扰而兴奋起来,变得急速而纷乱,甚至有些雨点开始兴奋地舞蹈。
   或许,雨是寂寞的。雨,需要撞击,需要强力的打断,需要在突然来临的速度里绽放花瓣和光芒。
   对于火车,这是一次难得的洗礼。
   路途奔波的灰尘,都被雨水一点一点洗去了。火车的绿色,变得新鲜,纯粹,闪亮,耀眼。被洗过的火车成了新的火车,被洗过的铁轨也变成了新的铁轨。
   我觉得这一场雨,是专门下给火车的,也是专门下给铁轨的。这是有倾向的雨!是偏爱着的雨!
   我在雨中,又置身于这场雨之外。
   火车带着透明的雨花,在秋天的雨水里穿行,一直穿行。
   这样的火车,让我变得柔软。
   十多分钟以后,雨消失了。铁路两边的旷野和天空慢慢晴朗起来,并逐渐开始闪烁阳光。也就是说,一场十多分钟的雨被我们穿过了。
   这场雨,留不住火车。火车,要不断离开,不断远去。
  
   7
   我一直坐在车窗的旁边。
   窗外的事物,在风驰电掣中,成为一条汹涌的河流。而身体的姿势,却因凝视久久不动。我感觉自己此刻就在静止不动的堤岸上,看风景变幻,时间流逝。
   闪过的一切,都是快镜头。刚想仔细打量,它们就不由分说地过去了,然后,远远消失了。火车很理性。坚决起来的时候,车轮敲打铁轨,声声果断干脆,绝不拖泥带水。
   袭击耳膜的,是闪电,是雷霆。
   也有慢下来的时候,比如临近城市,经过铁桥,再如在一个大拐弯的地方。这时,我透过车窗,就可以清楚地看见城市的某一个细节,看见铁桥下的某一段河水,看见大拐弯处的几座山峰和几朵云彩。有一次,我还看见了一个背着背包走路的行人。
   我也会想一些心事。
   这些心事大都和沿途所见有关,是对窗外世界的呼应。看见山就想山,看见河流就想河流,看见天空就想天空,看见地名就想地名。
   我的思绪,随着火车的奔跑,带着风,带着喧响,流动成一条长长的河流,有起伏,有跳跃,也有转折。时而浩浩荡荡,时而涓涓如丝。
   但,我不会去想我在“来处”的事情。我把它们都摆脱了。
   在远处的火车上,那个“来处”太小了,而且会越来越小。我不会让那里的琐事或者俗事,牵扯我的思绪。身体已经出来了,就让精神也跟着出来。要像火车一样,让自己完完整整地出来,彻彻底底地出来,不去频频回首。
   有时,我什么都不想,让心空着,朝着天空和浮云空着。
   这是镜子一样的空,澄澄澈澈。这空,如此安静,如此明亮。在火车之上却不被火车打扰,经过万物却不因万物而凝滞。
   在铁轨上,火车无碍,我也无碍。
  
   8
   一列迎面行驶的火车过去之后,我开始静静地注视那些空下来的铁轨。
   太像铁轨了,振动消失之后!
   一动不动,却无穷无尽地延伸,朝着来处的雨水,朝着前面的大雾,无穷无尽地延伸。
   和火车的复杂不一样,它们如此简洁。两根平行的线条,在旷野上,因形就势,不倦地勾勒出路途的曲线和方向。
   像是在等待。名词等待动词一样,安静,充满耐心。它的等待,充满光芒。
   我觉得与火车相比,铁轨的精神质地,是另外一种。
   火车充满征服空间的欲望,需要奔跑,需要不断地抵达,再抵达。但火车奔跑在自己的局限性之中。它需要铁轨,离不开铁轨。
   而铁轨本身,既是穿越,也是抵达。它的穿越就在自己的抵达里,或者说,它的抵达就在自己的穿越里。
   没有火车的时候,铁轨就独自穿越旷野
   有时,它直接变成抽象的光
   不停地闪烁。不停地拐弯
   铁轨不需要呼啸
   它久久沉默着,自己抵达自己
   七年前写的这首《铁轨》,当我在西行的火车上回想起来,似乎就像是在此刻写出来的。
   火车进入隧道了。火车穿越隧道了。
   在明明暗暗的交替里,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在静静注视那些铁轨。越来越清晰的铁轨!越来越沉默的铁轨!
  
   9
   看见一座高山带着满身的碧绿,朝着我奔驰而来。
   我站起来,想把车窗打开。但马上意识到,现在的车窗是不能打开的,只好自我解嘲地笑笑,重新坐下来。
   在以前,绿皮火车的车窗可以推上去。
   但现在,已不可能。似乎那厚厚的玻璃,就凝固在那里了,一动都不能动。本来是属于窗户的玻璃,变成了墙壁的一部分。
   安全是安全了。但让坐火车的人,少了很多美好的感受。
   记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坐火车,我总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把车窗用力推上去,让自己接受沿途的风吹。我发现,只要火车行驶着,无论外面是什么天气,总会有风进来。这风,似乎是火车自带的,和外面的天气没有多大的关系。

共 1211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向西,向西,伴随着滚动的车轮,寻找曾经熟悉的印记。行走中感受生活。与友相携,去远方踏看。小站云梦是远去的回忆,仿佛回归至缓缓的岁月。一杯酒,几席话,辗过窗外飞逝的风景,游人与车在旅途。火车晃动成内心一份难舍的印记。一个狭小空间包容了各色人等。小社会里穿行出人生百态。游走于风雨中,穿梭为一场安静与喧嚣的综合。火车一次次的走过山川旷野之间。为了心中那个目的地而奔驰。昼与夜交织,一路西行,每个地标。带有自己独特的风情。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把自己二十几个小时旅途所见所闻详细的表达出来,引领读者去一起欣赏其间的风景。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524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枫魂帝星        2019-05-23 22:20:30
  行走是一场让人铭记于心的风景。让旅行给生命带来更多愉悦。感谢赐稿菊韵问好夏祺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2 楼        文友:黄金山        2019-05-23 23:16:57
  火车的故事很精彩
3 楼        文友:素心若雪        2019-05-25 13:49:31
  这篇散文,让我仿佛未曾在现实中,仿佛只在一个特定的环境里,一个暂停的时光里,静静聆听作者关于生命关于情感关于记忆的述说,那些述说淋漓尽致地诠释着作者的内心世界,仿佛一切都淡然了。静静体味生命的真谛。
馨蕊英华步冷穹, 清魂洁魄傲芳丛。 宁由朔雪侵三世, 不向东君乞柳风!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福彩25选5客户端下载_吉林11选5怎么玩-中国体育彩票是什么意思 澳门| 黄晓明中年王子病| 窝窝团| 华为| 九寨沟| 铁石心肠| 胡歌真的困了| 乔欣| 明日之子总决赛| 欧冠|
澳门| 黄晓明中年王子病| 窝窝团| 华为| 九寨沟| 铁石心肠| 胡歌真的困了| 乔欣| 明日之子总决赛| 欧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