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ysswo"></rt>
<sup id="ysswo"></sup>
<rt id="ysswo"><optgroup id="ysswo"></optgroup></rt>
<rt id="ysswo"><center id="ysswo"></center></rt><acronym id="ysswo"></acronym>
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杀善(小说)

编辑推荐 【荷塘】杀善(小说)


作者:锦梅园林 童生,718.2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40发表时间:2019-05-25 17:23:37
摘要:他们启动了汽车,刘大勇问岳小明:“哥,今天这事情你怎么看?” “从我们一开始遇到的碰瓷,再到汪家没完没了的找理由收受村民礼金,从有毒粉条,再到这位农民兄弟的遭遇,我看到了一个没有信仰,丧失了良心的社会,这是制度出了问题,制度的不完善造成环境出了问题,环境出了问题后跟着人性同时也就会出了问题,人们信仰金钱,慢慢地变得麻木无情,变得贪婪势利。为了获得金钱可以不择手段的残害同胞。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进行无情掠夺,这是一种杀善的行为,一个能对自己同胞下手的民族是非常可怕的,是没有前途的,是一个没有希望的社会,要想改变这种病态的社会,需要我们每一个人都要负起责任来。”


   岳小明带着刘大勇与肖荣夫妻俩从赞比亚回国以后。第二年肖荣生了个男孩,刘大勇在征求岳小明的意见后,给儿子取名刘铭恩,即永远铭记父母恩情的意思。岳小明因自己也三十多岁还没有成家,在征求了刘大勇与肖荣的意见后又在刘铭恩的百日庆生宴会上当众宣布了认下刘铭恩做义子的决定。
   作为一个集团的董事,因为工作繁忙,长期没有回家的岳小明因为思念父母,在零六年的秋天,岳小明又带了刘海与刘大勇回乡探亲。准备再次劝说父母离开家乡,搬来深圳与自己同住,以尽孝道。车到木阴县城也值午饭时间,感觉饥饿的刘海便把车停在路边的一个停车位上,他们三人便下车进了饭店,要了一些简单的便饭。吃完饭刘海与刘大勇便走出饭店,去启动车子,岳小明埋单后内急,便在饭馆老板的指引下去二楼卫生间行方便。
   就在刘海启动车子后不久,突然从旁边冲过来一个人,犹如被人追急了的慌不择路的野狗,一下子撞在车子上,然后便象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慢慢的倒了下去。接着便哎吆哎吆的呻吟起来。刘海在启动车子后正打开车载音乐,闭着眼睛把手放在方向盘上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地抖动着,完全沉醉在那优美的音乐声中。突然听到车头砰的一声,接着就有人发出痛苦的呻吟声,立即与刘大勇下车查看情况。一个中老年的汉子倒在他的车头,用手抱着脚大声的呻吟,说腿骨被车撞断了,要他们两个赔钱。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们有点懵。不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刘海上前拉着这个大约50来岁的男子起来,说:“你怎么了?”
   “你开车把我给撞了,赔钱。”这个男子一听刘海操着一口南方人的口音,顿时猖狂起来。这个男子一边呻吟一边大声嚷嚷,很快周围的人都聚拢过来看热闹。
   “我们在饭店里吃饭,刚启动了车子,车还没动,怎么就把你给撞了?”刘大勇顿时怒气冲冲的地说。
   “你们喝酒醉驾撞了人,还瞎逼逼什么?赶快赔钱。花钱消灾。”
   “哎吆,哎吆。”
   这个中年人的呻吟一声高过一声。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岳小明刚从饭店二楼的卫生间里解除了膀胱的神经压迫后走出来,看到这一幕就疑惑的问。
   “这位大哥,你给评评理,这两个外乡人醉驾开车撞伤了我,是不是应该赔钱给我?”这个中年男子一看岳小明像个能管事的人,就竹筒倒豆子一般一股脑的把话都说出来。
   “呵呵,这不可能吧,我们是把车子停在这里进这家饭店吃饭的,而且我们也没有喝酒,只是用了点简单的便饭,我还没出来他怎么可能就开动车子呢?你看,我们这车还停在停车线内呢!而且我们是有行车记录仪的。车前面的所有情况我们都会自动拍摄下来的。你这种情况在大城市里很多,没想到我们家乡的小县城里也有以碰瓷为业的人了,你有手有脚的,干点什么不能养活你自己?非得干这种勾当?你要是再纠缠我就报警了,警察会以敲诈勒索把你抓进班房的。”岳小明问清楚了情况,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严厉地说道。
   看到撞车碰瓷不成,这个中年男子灰溜溜的溜掉了。围观的众人发出一阵笑声。
  
   二
   岳小明开车带着刘海与刘大勇行驶在家乡的道路上,车将要到村头,便减速慢行,远远的看到一个老女人拎着菜篮子一瘸一倒地向着这边走了过来。他心一紧,心里想着这是母亲,赶紧加速前行,车到人前,这才看清楚这人不是母亲,而是村里前书记汪定灰的老婆黎英。他下车对着黎英打了个招呼:“婶子,您这是怎么啦?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是小明回来了啊?正凑巧了,我二孙子明天五周岁生日,请全村人都来喝酒,也请了你爸,赶明你们父子两个一起来啊。我这正是拿着篮子去地里拔点大葱准备赶明做葱花呢。”黎英一看是岳小明,没有正面回答他,笑嘻嘻的邀请岳小明赶明去他家给二孙子庆生日。然后挎着篮子一瘸一倒的走了。
   车继续前行,前面站了一族人,正在三三两两的议论着什么事情。岳小明停下车来与大伙热情的打招呼。这是李常佳在村头开的摩托车修理部。时节还没有到农忙季节,下午一些人聚拢在这里谈天说地。看到岳小明,大家都很高兴的围拢过来问长问短,一会话题又回到明天汪兵次子庆祝五周岁生日宴,大家都充满了怨气。
   “前几年他家大儿子汪山尖刚过完十周岁生日,去年他家在镇上买新楼我们大家又随过礼,今年他家次子又请我们去庆祝五周岁生日宴。他妈的还有完没完。”
   “我们大家都统一一起不去,丢死他家,看他下次还请不?”
   “金钱社会,他们家捞钱有一手,我们家三个孙子,从来都没有请人给孩子庆过生,随过礼。”
   “他妈的,儿子与老子一样,都捞钱有方,爷儿两个就像一个娘生的一样。”
   众人正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着。这时‘洋辣子’汪兵推着摩托车走过来,说自己的车子链条断了。让李常佳给看看。众人就像关了闸门一样都不说话了。
   “推这边来,把车大腿给支起来,我帮你把它修好。”李常佳对‘洋辣子’汪兵说。
   不一会功夫,李常佳就帮汪兵把摩托车修好了。
   “5元钱手工费”李常佳头也不抬地说道。
   “乖乖,你刚才不是说帮忙把我的车子给修好吗?既然是帮忙,怎么还收钱呢?这不是耍我吗?”洋辣子汪兵强词夺理不依不饶。
   “我是一个手艺人,修车要是你也不给钱,他也不给钱,那我拿什么养活一家老小呢?”李常佳反问着。
   “算了算了,这点小钱,不值得把双方关系弄的很僵。既然他不愿意给,你就不收了,饿不死你。”
   众人一起来劝,李常佳这才不再说话。汪兵跨上摩托车,回头对着众人喊了一句:“明天我家二子五周岁庆祝宴会,大家一定要准时赴宴啊!”说完发动车子。车尾冒出一股青烟,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三
   看到儿子带着朋友回家,岳部举与陈艳红很高兴。岳部举要上街买鱼买肉回家招待客人,被儿子拦住了:“爸,他们是我兄弟,不是外人,你也不用去买菜了,晚饭就让妈随便做点吃的就行。”
   “是啊,伯父,我们也不是外人,自己人不用那么客气。”刘海与刘大勇也随声附和。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我就去田里割点韭菜回来包饺子吧。”岳部举不再坚持,就拿了镰刀拎着篮子出去了。陈艳红则拿盆和面揉面团准备晚饭。
   不一会岳部举割来韭菜,与陈艳红一起做晚饭。刘大勇与刘海则前后给岳部举敬烟。岳部举嘴里叼了一颗,不好意思拒绝另一个人,只好又把另一颗烟接过来夹在耳根子上。
   “哎!小明啊,想想你都快奔四十岁上去了,如今还是光棍一条,虽说现在要钱有钱,要啥有啥,那有什么用处啊?你迟迟不成家,这可是我们的一块心病啊。”陈艳红叹了一口气,抱怨起儿子来。
   “妈,我才37呢,哪有40岁。汪娟不是一直没有下落嘛,也不知道她现在咋样了,当初我们说好的一起白头到老,别的哪个也不找。我知道您心理焦急,就再等等吧。”
   “哎,你们两之间的缘分太浅了,娟这个孩子也是个很要强的性子,也不知道她与家里有多大的仇,这一走就是十几年没有再与家里联系。我看着村上与你一般大的小子,他们的孩子有的都上高中了,老觉得在乡亲们面前抬不起头来啊。”
   “妈,您这是自己的心里在瞎想呢,哪能呢,我认下的义子也快上学了呢。再等等看,要是她再两年还联系不上,我就找个合适的人结婚成家。”
   这一对母子拉着家常呱,聊到岳小明的终身大事上。岳部举则不停的抽着烟,一脸无奈一句话也不说。
   不一会陈艳红煮好了饺子,一家人围在一起边吃边聊。当聊到汪娟的妈妈时,岳小明忽然想起来中午进村时看见汪娟的妈妈黎英好端端的腿也瘸了。就问父亲知道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岳部举就讲起来他所知道的这事情的详细经过。
   那还是在前一年夏天的某一天,汪定灰闲不住就去邻居家串门,几个人聚在一起打麻将,也许是手气不好,很快汪定灰就输光了身上所带的钱。他把位置让给另一个村民继续搓着麻将,他则坐在一旁看着热闹。
   “......一想起了妹妹的下水道,我那二师兄就不由得把头翘......”头戴破草帽的刘二扛着锄头嘴里哼着酸曲正从窗户下的路面经过。
   “这狗日的,早年没了老婆,也就只有哼着酸曲自己心里美美得了。”汪定灰从窗户里看着刘二经过时乐呵呵的在心里骂道。接着他又看到自己的老伴黎英跟在刘二的后面向着刘二家的方向走去,心里顿时不淡定了。由于自己外面的姘头太多,家里还有儿媳巧儿隔三岔五缠着,自己年老力衰,早也无心应付,每每看到黎英那个老态龙钟瘪嘴麻脸花白头发的样子心里就产生了几分厌恶,这几年自己几乎都没有碰过她。前几年她曾经游说自己给刘二办过困难户领过救济,这老东西莫非熬不住了,又与刘二勾搭上了,这个死老婆子,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还他妈的像个发情的母猪。汪定灰越想越疑惑,越想越气,就走出房间,像个特务盯梢一样鬼鬼祟祟悄悄地跟在后面前去看过究竟。
   刘二的家在村庄最后一排最后一家,这里是一个僻静的场所,四周长的密密的荆棘代替了围墙围着一个破落的三间瓦房,靠最里面有一张床,几件破败的家俱歪歪倒到的靠着脱落了墙皮的墙。房中间的一张木制小方桌子上摆了早上吃完饭还没冲洗的碗筷。几只苍蝇正在上面飞来飞去的繁育着后代。床上凌乱的放着脏兮兮的褥子。室内有一股酸臭的刺鼻的臭袜子的难闻气味。
   刘二放下锄头进了屋子,从头上取下那顶破旧的草帽往墙角一撂。脱了衣服只穿着大裤衩,拿了一个红色的塑料盆出了门又从晾衣架子上扯下一条带蓝条纹的毛巾,从压水井里取一些水从头洗到脚。刚洗完马蜂窝黎英就到了,他赶紧让她进了门,关了门,示意她躺到床上去,迫不及待的刘二跟着就爬了上去.......。
   茅坑石汪定灰远远的跟着老婆黎英,看见他进了刘二的篱笆院子,心理一紧,快步走了过去,刚走几步,看见路边一条大黑狗爬跨在另一条成年黄狗的身上正撅着屁股在紧张的干活。心理憋闷的汪定灰气得抬腿一脚踢过去,两条大黑狗遇到突然袭击断开嚎叫着逃跑了。
   屋子里刘二与黎英两个人刚才经过一番折腾累的也是精疲力尽。
   “刘二兄弟,感觉如何?”黎英抛着媚眼问着相好的。
   “好吃的是饺子,好玩的是嫂子,上松下紧里有水。蛙眼瘪嘴是玩不够的鬼,有味道,感觉还不错。”刘二用手抓着黎英那瘪瘪的乳房喃喃地说道。
   “皮黑头秃鸡有力。”黎英打趣刘二道。
   二人正躺在床上说笑,突然门咣当一声被人踢开了。怒气冲冲的汪定灰如天神一般出现在屋子里,二人登时吓得面如土色。
   “狗日的,你狗日的刘二胆子不小啊,竟敢把筷子伸到我的碗里。我看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老书记饶命,老书记饶命,都是这该死的黎英勾引我的,她说你自从那次动手术换了一颗黑狗心后男女这事情上就不行了,熬不住才找我解馋的。”刘二一边跪在床上磕头如鸡啄米般求饶,一边如风雨中的树叶一样哆嗦着。
   “你这个黑皮瓜。秃逼养的,是你勾引我还赖我。”黎英一边争辩一边快速的穿上裤衩,跳下床像耗子一样沿着墙角逃离出去。
   “你这个老婊子,老不要脸,丢人现眼的骚货,我让你偷。”汪定灰一看黎英逃跑,追出门外拿起刘二放在门边的锄头照着她的双腿用力猛砸过去。
   “妈呀!”
   黎英倒在地上滚着发出一声声惨叫。松垮垮黄土色一样的肉体上顿时沾满了泥土,很像一头待宰的猪在地上嗷嗷叫着做最后地垂死挣扎。
   黎英的惨叫声很快惊动了乡亲们。男女老少一起围拢过来看热闹,有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妇看不下去,到刘二的屋子里拿了她的衣服给她穿上,几个壮实的男人把她架上一辆小轿车,拉着到县城人民医院看病去了。由于腿骨断了,就算华佗在世也无回天之力,从此黎英就落下了瘸腿的毛病。
  
   四
   “大勇,刘海,等会与我一起去坟地给一个孤寡老人上坟烧纸。”在饭桌上从父亲嘴里得知村上孤寡老人汪有德与老伴这几年前后去世了,想到老人在以前对自己的感情,岳小明伤感不已。决定去给老人上坟烧纸,尽一次孝道。
   岳小明开车从镇上买回来一些香烛纸马,岳部举又从草堆上扯下一把麦秸秆带上。用他的话说这在地方风俗中就是金条,带着前去烧给老人。夜色如雾气一样渐渐的浓起来。岳小明开车颠簸着行驶在饿瘦了的乡间小路上。不一会来到村里的一块公共坟地。岳小明停下了车子,叫上刘海与大勇一起下车拿着香烛纸马,在父亲的带领下来到一个不大的土堆前。这就是村里老人汪有德夫妻的合葬坟了。由于长期没有人打理,在雨水与高温的作用下,树上长满了荒草。岳部举与儿子拿起带来的铁锹铲去荒草,又给老人的坟添上了一些新土。然后用铁锹轻轻的拍实。坐完这一切就在坟前挖了一个坑,把带来的香烛纸马放在坑里,点火烧起来。
   “有德大叔啊,我儿子小明今天回家探亲,听说你们走了,执意要来这里看看你。你以前常说,自己那时只是看孩子没有学费,号召大家凑粮捐钱,只是想帮孩子完成上大学的心愿,小明没有接受大家的捐助,放弃了学业,这个孩子心善,每次回家都带礼物去看你,你感觉过意不去。叔啊,好人有好报,今天小明又给你带来香烛纸马,你们就受了吧,这也是孩子的一片心意不是?我还给你带来一些金条,你拿着在那边也就不受穷了。”岳部举边念叨着边往坑里的火堆上扔着麦秸秆。火变得更加旺盛起来,在黑夜里照亮了一大片地方。

共 1003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一篇引人深思的情感小说。小说讲述了主人公岳小明带着刘大勇和刘海回乡探望父母,希望他们能来深圳和自己一起生活。先是遇到了个碰瓷的,被岳小明一顿教训,灰头土脸地逃走了。回到村里,正赶上老书记家的二孙子要过生日,他们经常利用这种事情来收村民的礼金,村民对之恨之入骨。讲述了老村支书汪定灰只许他自己在外面找女人,他妻子黎英和刘二相好,被他捉住把腿也给打瘸了。岳小明这次回家乡本想接父母跟他到城里享清福。没想到父母坚决不同意。他回城时,去看自己当记者的老同学杨正直,他因为举报不法商贩制作的工业粉条而被坏人打伤。临走时,又碰上了不讲理的城管,路见不平,岳小明拔刀相助。小说情节曲折,语言生动,故事性强,成功地塑造了一个善良、孝顺、对爱执着、富有正义感的青年岳小明形象。值得细品,倾力推荐!【编辑:阿巧】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9-05-25 17:28:11
  感谢老师带来的精彩小说!祝愿老师创作开心!
2 楼        文友:阿巧        2019-05-25 17:50:15
  老师的小说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人物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立体可感,故事性强,引人入胜。耐品!
3 楼        文友:锦梅园林        2019-05-25 19:02:34
  社会上的杀善无处不在,现实中我合法的购置了一处楼房,取得了所有的合法手续,只因为位置太好,含金量太高,引得地痞流氓恶棍眼馋,他们看我孤门小姓,势单力薄,勾结官府,生出各种手段逼迫侵占我的地盘,肆意掠夺,逼我卖房子。威胁要杀我家人,抢夺我的合法财产,我在人民网上三次给省委书记省长留言,他们都含糊的说此事也处理了。社会秩序问题之大,对付这些有强大后台与强大关系网的地方黑恶势力,举报与报案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错就错在我手中有一块带香味的肉饼,一群疯狗围着我转,逼我扔掉肉饼,我只能拿起打狗棍,拼死护饼。最后的结果无非就是被这群疯狗咬的遍体鳞伤,肉饼被抢走。以前我是不写作的,遇到此事后我思考人生,结合实际,经过思考,艺术加工,准备写一部长篇小说《活着的意义》这篇就是第15篇《杀善》。用文字痛诉这个社会的不公。一个没有秩序的,没有公平的社会,一个肮脏的不稳定的社会秩序都是我们普通的老百姓所不想看到的。
一个底层农民,年少贫寒,没读过几年书,生活中历经磨难。曾有过田坎地头拉黄牛,寒霜夜宿路边愁的生活。喜欢散文杂文,闲时写一些亲身经历与耳闻目睹的身边事。
4 楼        文友:锦梅园林        2019-05-25 19:10:53
  我发在人民网上的文章链接http://www.jspeople.com/leader/message/id/22955
一个底层农民,年少贫寒,没读过几年书,生活中历经磨难。曾有过田坎地头拉黄牛,寒霜夜宿路边愁的生活。喜欢散文杂文,闲时写一些亲身经历与耳闻目睹的身边事。
5 楼        文友:锦梅园林        2019-05-25 19:39:22
一个底层农民,年少贫寒,没读过几年书,生活中历经磨难。曾有过田坎地头拉黄牛,寒霜夜宿路边愁的生活。喜欢散文杂文,闲时写一些亲身经历与耳闻目睹的身边事。
6 楼        文友:锦梅园林        2019-05-25 20:08:04
  我在沭阳南部新城吧里发的链接http://tieba.baidu.com/p/6014796026
一个底层农民,年少贫寒,没读过几年书,生活中历经磨难。曾有过田坎地头拉黄牛,寒霜夜宿路边愁的生活。喜欢散文杂文,闲时写一些亲身经历与耳闻目睹的身边事。
共 6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 福彩25选5客户端下载_吉林11选5怎么玩-中国体育彩票是什么意思 无名之辈| 林书豪| 赘婿| 张亚东| 国泰机长通风报信| gucci| 龙的天空| 无名之辈| gucci| 岳云鹏当爷爷|
无名之辈| 林书豪| 赘婿| 张亚东| 国泰机长通风报信| gucci| 龙的天空| 无名之辈| gucci| 岳云鹏当爷爷|